读书乐 > 新白蛇问仙 > 第九百五十二章 前院
????“刚刚……白前辈说她是龙?”

????“好像是的,我也听见她说自己是龙,会不会是附近鹅毛河龙王?”

????小姑娘张克五人累了,刚刚跑到墙角忽然地砖变换回到中间,险之又险避过刀棍鱼叉瞬间来到门后,往中间跑遭遇变换撞墙壁头晕目眩,好不容易爬到影壁后面抓住浮雕龙爪才有机会缓口气。

????年老散修看见寒光闪烁!

????赶紧缩脑袋抱头,低头时眼角瞧见好似鱼鳞飞过,击中墙壁火星四溅。

????觉得手里很轻,低头一看倒吸一口凉气。

????得自某位前辈的法器宝剑惨遭削断,切口平滑,若是缩头慢半分削了脑皮怕是得当场陨落身死道消,眼角余光看见什么东西,伴有浓浓鱼腥味儿,脚边莫非是妖怪鱼鳞?

????瞅瞅同行没注意,美滋滋偷偷摸摸拾起……

????庭院里战斗激烈!

????斜竖起盾牌,鱼叉紧贴盾牌表面擦出火星划过,白雨珺俏脸冷漠看也不看近在咫尺鱼叉,瞅准机会直刀斜刺,刮掉两片鱼鳞,趁猴子挥棍空档松开直刀盾牌双手向后抓住重刀,旋转连挥两圈并跃起高举重刀猛劈!

????重刀无锋,攻击力却比锋利直刀更甚。

????即将当场砸中鲤鱼脑门时地砖再次变换,将必杀一击转移到墙根,猴子金箍棒同样转移砸中影壁,当的一声反震猴爪发麻,气得吱哇乱叫誓要打杀鲤鱼吃肉。

????“官印!把官印抢过来!”

????大眼大嘴鲤鱼妖每次施展阵法都须催动官印,官印类似前院衙门钥匙。

????此地法阵压制法术,只能依靠近身缠斗获胜,偏偏被法阵耍的团团转,否则猴子单打独斗能把上了岸的鲤鱼妖打死八回。

????鲤鱼也许仗着鱼头骨骼硬,缠斗难解难分时低头猛撞。

????“大胆蟊贼敢闯我龙宫!受死!”

????鱼嘴两根长须乱抖。

????不知道还以为大眼睛大嘴长有长须就是龙王,反正白雨珺并未长出胡须,那玩意儿妨碍战斗不说纯属累赘,何苦在满是角质层护甲鳞片的大嘴留长须,无意义。

????打斗许久白雨珺很烦躁,兵器被鱼叉拦住,见其低头猛撞干脆也低头顶回去!

????浓密黑发龙角显现,神圣雪白。

????刹那间,鲤鱼有种难言心悸恐惧蔓延,已然来不及变招,不知为何官印忽然有少许顿挫没能及时转换……

????抓住影壁浮雕龙爪的五位散修菜鸟目瞪口呆。

????两只分叉雪白龙角撞击鱼头骨。

????咔嚓!

????当场撞得鱼骨开裂鱼皮撕破。

????若不是鲤鱼妖察觉不妙最后一刻偏头,估计俩龙角非得扎进脑浆搅一搅,龙角蕴含特殊神力霸道威猛,魂魄必定难保,就算神仙也禁不住脑仁爆裂。

????擦身而过,龙角滴血不沾,鲤鱼光头血淋淋……

????当~!

????俏脸狰狞单手握柄,重刀竖起重重落地。

????“本龙纵横神魔战场杀戮无数,念你乃江河湖泊水妖不忍斩杀,若肯放下官印投降,今日之事就此作罢,否则,后果自负!”

????鲤鱼妖满脸鲜血气得胡须乱颤,一手钢叉一手官印眼神怨毒怒视。

????“我才是龙!只要我喝了你的血就能更进一步!我是龙!我是龙……!”

????白雨珺不知该同情还是该嘲笑。

????它的执念深入魂魄,偏偏走错了方向不自知,白雨珺修行以来谨小慎微一步步艰难前行,不曾依靠血脉,亦不曾替换血脉,蛇也好,蛟也罢,都是自己,能化龙更好化不了做一条白蛟也没啥,心态端正自然坦途。

????或许,当初自己入纯阳习得道门心法才是最大机缘。

????鲤鱼妖如果入道门修行,也不至于今日近乎走火入魔,可惜。

????大鱼眼充血通红的鲤鱼硬抗猴子一棍松开钢叉,手中突然多了根锋利鱼刺,细长锋利如针,全力直刺,更是借助官印改变地砖将白雨珺拉到近前,欲一击必杀!

????码头破阵速度越来越快,白雨珺不打算继续浪费时间,取出龙枪……

????执念疯狂近乎丧失理智的鲤鱼心中警兆攀升。

????惊悸骇然惶恐……

????时间仿佛变得缓慢,锋利长刃对准鱼刺。

????兵刃触碰,鱼刺从尖端开始咔咔崩裂散碎,尖端崩碎后继续碎裂,势如破竹无可阻挡,此时此刻鲤鱼终于认为可能遇见了真正的龙……

????绝招鱼刺完全崩碎,鲤鱼右手鲜血淋漓,而另一边的猴子挥棍打中左手关节,官印脱落翻滚至庭院角落。

????小姑娘散修条件反射将官印捡起。

????“我……”

????丫头彻底懵了,好在白雨珺伸手将官印吸回掌中。

????龙枪对准鲤鱼妖额头。

????“你可服输?”

????“我……唉……”

????鲤鱼妖无力跪地,在见到龙枪那一刻便清醒了,清楚若再不投降必死无疑,成了仙的修行者对杀身劫极为敏感,刚刚刹那确实有陨落危机,不得不服输。

????猴子看了看鲤鱼后脑勺,最终忍住没出棍。

????白雨珺仔细看了看,秀眉紧皱。

????之前一直以为鲤鱼愤怒恼火,所以怒目圆睁一副生气模样,仔细一看原来鲤鱼不会闭眼只能睁眼,天生如此。

????摇摇头,小手上下抛玩官印,这才有功夫细细观察前院。

????虽说算是龙宫办公场所但各处布置十分舒适,毫无凶煞之意,可以当做衙门也可以当做好友聚会煮酒互相吹捧宴会场所,当然,亦可品五仁月饼赏圆月,虽然地下暂时看不见清冷圆月。

????走到桌案后面,踮脚尖坐上龙椅。

????抬腿往案桌上一放,龙椅后倾,站没站相坐没坐相。

????“大鱼,说说吧,挑重点详细说明。”

????垂头丧气鲤鱼妖仿佛被抽去鱼骨,推不开大门被困前院,往中院去的大门更是打不开,离开湖水失去最大依靠,真成了任人宰割的鱼。

????随着断断续续述说,具体情况与白雨珺猜测相近,无意间机缘巧合误入地下湖泊,发现龙宫后日月琢磨钻研终于穿过幻阵进了前院,得到官印后又耗时无数年弄明白阵法,更用千余年时间领悟残留龙气。

????斜躺龙椅摇摇晃晃的白雨珺眉头动了动,认为鲤鱼隐瞒了某些事……